第一章 他在羞辱她

小苹果果 | 发布时间:2017-07-31 15:09:39 | 本章字数:2054

穆珊珊跌坐在有些湿滑的地上,精致的妆容下,看不出她原本的肤色。

窗边站着一个笔挺颀长的男人,裁剪得宜的黑色西装将男人衬托的更加高大。

明亮闪烁的水晶灯闪着过于耀眼的光芒,穆珊珊看着自己身上被酒液喷洒过的婚纱,眼睑微动,长睫闪动了几下。

“地板很舒服?”男人微微侧身,棱角分明的侧脸显得阴鸷。

“萧……萧先生,对不起。”穆珊珊不敢抬头,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他了,只是好端端的在这里等着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婚姻和丈夫,结果等来的却是众多人拿着香槟往她的头上身上喷洒的结果。

他们好像之前并没有见过,他却这样对她,她只好道歉。

这样的见面仪式,让穆珊珊胆战心惊,她被洒在地上的酒液滑倒,连站起来的胆子都没有。

“站起来。”萧逆转过身,冷眼看着距离自己二十多米的女人,面容矜凉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站或者滚回穆家,二选一。”萧逆微微仰起头,盯着眼前的女人,目光中透着薄凉的火光。

她似乎很不听话啊!

萧逆灼人的目光并没有从穆珊珊的身上移开,他似乎实在等待,等待她什么时候有个反应,曾经让他等待最长的一次会议,也不过是三分钟。

“我起来。”穆珊珊用手撑着湿滑的地面,小心翼翼的踩着高跟鞋,周围没有扶手,她感觉那双将近十公分的高跟鞋,很快就能让她再摔一跤。

可是她不能摔倒,最起码不能再让眼前这个人生气了。

穆珊珊抿抿着唇,双手交叠在一起,从上到下滴下来的酒精味道,让她更加局促难耐,她不想待在这里了。

如果能跑,她是肯定会跑的!

穆珊珊双手攥拳,一双闪着慌张的大眼睛不安的看了一眼门外,门是关着的,可是此刻她多希望易凡就在门外?多希望易凡能救救她。

如果易凡在的话,一定不会让她出现在这里,易凡说过的,他们两个会永远在一起,可是现在呢?易凡在那里?

穆珊珊想到了易凡,紧握的双手颤抖起来,今晚过后,她和易凡或许再无可能。

可还是会想,想起以前和易凡在一起的时光,那些近乎接近幸福的每一个片段,都会在她的脑海中上演。

她不是没心的,只是要把心用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,她真的很害怕,也很无助。

穆珊珊的眼圈微微红了红,忽然听到朝着她走来的脚步声,那个脚步声略显沉重,就像是她此刻的心情。

“过来。”面容矜冷的男人再次开口,声音低沉略带磁性。

穆珊珊明明听到了声音,却不敢回应。

“我叫你过来,你是想让我直接把你送回穆家?”

“不是。”穆珊珊抬起头,眼眶发红的看着陌生的男人,求饶似的开口道:“萧先生,对不起,我过去,我现在马上就过去。”

穆珊珊迎着萧逆的目光,紧张失措的往前走,就连拖尾的婚纱都忘记了提一下,脚下踩到了薄纱,穆珊珊狠狠的摔到了地上,整个人好不狼狈。

“呵!”萧逆看着穆珊珊摔倒的模样,抽动嘴角,“穆小姐什么时候连路都不会走了,你的腿不会分开吗?”

“不是。”穆珊珊用尽了身上的力气爬起来,“我会走路的。”

“原来腿是会劈开的。”萧逆看着穆珊珊狼狈的模样,嘴角挑起,毫无情绪的看着穆珊珊,“走两步我看看。”

穆珊珊点头,正要走,却又被萧逆拦住,她小心的抬起头,对上萧逆棱角分明的脸,又赶紧低下头,“我可以走路的。”

“把婚纱脱掉。”萧逆看着穆珊珊,身体却退到了床边。

“萧先生,我……”

“一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三次。”

穆珊珊抿了抿唇,双手背到了身后,拉开了身后的拉链,湿淋淋的婚纱很快脱落到了地上,她踩着高跟鞋,垂着头,身上寸缕不着的展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,耻辱感和羞愧感几乎将她凌迟。

她没有脸抬起头,更没有脸去走一步,她觉得现在活着的自己,比死了还难受。

“走到床边,迈大步子。”萧逆毫不在意的看着低着头的穆珊珊,目光冰凉。

穆珊珊犹豫了一下,还是听从他的话,迈开了大步,朝着床的方向走去。

萧逆看见穆珊珊听话的走到了床边,水晶灯将她光滑的肌肤照耀的更加白皙,他莫名想在她的身上弄出一些痕迹来。

他站在她的面前,闻到了她身上酒精的味道,微微皱眉,略作思考,还是将人推到了床上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穆珊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,忙着向后爬去。

“刚刚不是做的很好吗?现在和刚刚一样就可以了,迈开腿。”萧逆身体直挺的倾身压下,毫无防备的将她人按住。

穆珊珊挣扎良久,拳头捶打在萧逆的身上,“萧先生,你要干什么,知道不知道这样是犯法的?”

“犯法?犯了谁家的法?萧太太。”

穆珊珊听到这里,忽然愣住,竟然被萧逆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她渐渐的安静下来,而萧逆却像是刚刚开始,他一遍一遍的在她的在她的身上予取予求。

他听到了细碎的哭声,断断续续,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兔子,可是他就像是听不见一样,依旧我行我素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,更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,穆珊珊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只看见了桌边的一瓶矿泉水和一版白色药片。

“吃下去。”男人的面容依旧矜凉,目光中却带着厌恶。

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穆珊珊握着颤抖的手,抬起头看着萧逆,她猜不到萧逆要给她吃什么,是毒药或者是什么药?她更害怕了。

“自己拿起来看看。”萧逆衣冠整洁的看着穆珊珊,情绪平静。

穆珊珊拿过了药,看了看说明,脸色瞬间僵白。

“别以为和我结婚,就有资格跟我生孩子,也别妄想生孩子能给你带来什么不一样的人生,你,还不配。”

穆珊珊点头,拧开了矿泉水瓶子,快速将避孕药吃了进去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