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

第1章 我生孩子,小三也生孩子

南豆毛毛 | 发布时间:2017-07-31 17:39:04 | 本章字数:2007

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我跟贺毅狠狠吵了一架,吵得很凶。

原因是他觉得自从我怀孕,就不能满足他那方面的需求。

我委屈的要命,说哪个怀孕的女人不是这样,还不都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眉眼瞧着要生了,这要是因为做那种事出了问题,这后果谁能承受。他说那你用嘴,我就挥手打了他。

在我看来,我怀孕,他非但不能理解包容呵护,还总是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,让我觉得心很累。

我跟贺毅是自由恋爱,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恋爱一年就结了婚,时间不长,我却依旧怀揣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和向往,所以结婚的时候,他严格说起来,什么都没有。

我坚信他是只潜力股,陪着他白手起家,他也算是争气,也有点经商的天赋,两年的时间,事业小有所成,成了一个公司的小老板,一年可以赚个几百万。

我觉得他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,才无瑕顾忌我的感受,甚至于那天吵了架以后,他竟然都没来哄我。

转眼就到了预产期,我的精力都放在生孩子这一件事上。

可贺毅却选在了预产期的当天去外地出差。

晚上九点见红,还是我自己打车去的医院。

我爸妈本是要来陪产,可是临出发前,我妈就打来了电话,支支吾吾的说来不了了,我听到她的哽咽,还有一些乱哄哄的声音,事后才知道,我爸,在我生产的那一天,脑梗住院了。

进产房的那一刻,我觉得又孤独,又无助,甚至是害怕。

疼,要了命的疼,疼到最后,想死的心都有。

可做母亲的,大概都会有一种孤勇,我知道我必须听医生的话,把孩子生下来。

所以我抱着腿,拼了命的用力,一股滑滑腻腻的感觉袭来,孩子落了地,发出了人生中第一声啼哭。

那感觉明明快的不可思议,可我还是终身难忘她从我身体里降生的那一秒钟。

我觉得人生圆满了,从此在这个世界上,我有了生命中不可割裂的牵挂。

推出产房的时候,我整个人是被汗水浸透的,脸色苍白,孩子就在我的臂弯里,安静的躺着,不哭不闹。

我妈还是排除万难的赶来了,看了一眼就慌慌张张的走去照顾我爸,同样等在外面的,还有我的婆婆。

我见到她的第一句话是,“贺毅呢?”

她没答我的话,径自去看我怀里的孩子,在确定是个女孩的时候,我明显看到她挑起的眉梢阴沉的落了下去,然后她就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,“他说他赶不回来了,让我来看着你。”

我哦了一声,满眼的失望。

此时此刻,他有再多的理由,工作忙也好,路途远也罢,都不能成为我原谅他的理由。

刚刚生产的我,不止是身体,就连精神,都变得无比脆弱,我们的孩子出生了,贺毅却不在身边,这种感觉,揪住我的心,细细麻麻的疼。

我甚至萌生了要跟他离婚的想法,想想从我怀孕以来他对我的冷淡和漠视,真的是绝望。

可我终究因为女儿,多了一份坚韧的忍耐,我盘算着,等他出差回来,要如何的倾泻我的不满和委屈,想着他看到女儿的欣喜和忏悔的眼神,我一定要再扭捏一下才可以给他一个团圆的拥抱。

之后我才知道我当时这个幼稚的幻想,到底有多可笑!

我突然想上厕所,因为生产的时候用力过猛,加上皮肤紧致的特性,我是重度撕裂,缝了好几针,一个人下蹲很困难,我必须找婆婆帮忙才行,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病房。

我忍着疼痛,拖沓到走廊,却找不见婆婆的踪影。

就在我以为她可能是去食堂买饭了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要我说你怎么能把病房选在这儿呢,这要是让佳宜看见了……”

“哎哟妈,不会的,叶佳宜现在下不了床,再说医院的床铺这么紧张,当初托人就只能腾出这两张,病房挨着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听到这里,我的心咯噔一下,滚烫的血液直冲脑海,这个声音是……

我的腿已经不听使唤的走到了隔壁病房的门口,透过门上的玻璃窗,我看到了我牵挂已久的丈夫。

我的婆婆现在手里还抱着一个跟我女儿一般大的新生儿,满心欢喜,眼角都要笑出泪来,“哎哟哟我的乖孙子,真是越看越喜欢,奶奶可算有孙子咯!”转眼她又对躺在床铺上的一个女人道,“晶晶啊,真是辛苦你了,你饿了吗?一会儿我去食堂给你买点吃的,哦,不,还是去对面的酒店,我让厨房专门给你做个鱼汤拿来,补身子的!”

婆婆脸上的笑容和谄媚,就像是一根刺,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里,我跟了贺毅三年,她都不曾对我有此一瞬!

我的心,在那一刻,降到了冰点。

也许是她态度的强烈反差,戳中了我心底的怒火,也许是突然见到贺毅的惊吓,让我不敢置信,还也许是那个不该出现的孩子,刺破了我的底线,总之,在婆婆转身的那一刻,我用力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
我忘了重度撕裂带来的疼痛,忘了产后的虚弱,气势汹汹的站到了他们的面前。

贺毅看到我的时候,整个人都定在原地,一脸的惊愕,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慌乱。

“佳宜你,你……你怎么在这儿?”他的声音抖得我心都快碎了。

因为他再熟悉不过的嗓音,证实了我刚才看到的,不是一场梦,而是现实!

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发出声音的,只是一字一字吐字清晰道,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我我我……”贺毅一向是个镇定的人,却结巴了许久。

这时,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开口了,“你就是贺毅的妻子叶佳宜吧?”

刚才从病房外只能看到病床上有个人,却看不清她的脸,现在,这张脸就在我的面前,却清楚的让我心里都起鸡皮疙瘩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